甘家并非只有一个厨房
栏目:厨具选择 发布时间:2019-04-26 22:38

  黄陂区蔡店乡蔡店村毛竹湾的甘向东一家,是这样一个超级家庭,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以来,除了出嫁的女儿之外,这一家子人就没有分过家。他们同吃一锅饭、共管一把钥匙。责任田、宅基地以及家里每个男人在外打工赚的钱等均贡献出来,作为大家庭的财产统一分配。目前这个家庭四世同堂,成员加起来有22个人。

  对于甘家70多年来合而不分、兄弟同心妯娌和睦的风雨历程,当地村民深为敬重。而甘家三代人对两个60多岁的残疾、未婚长辈的接力关照,更是当地美谈。

  在黄陂区蔡店乡,很多人都知道毛竹湾甘家这一户家庭。昨日记者走访甘家,在村里问路时,很多人都能指出它的具体位置。

  这是一栋位于蔡店村毛竹湾村村通公路一侧的三层楼房。从远处看,甘家的房子与村里其他的房子并没有什么区别。但走进去一看,家里大厅上坐满了人,他们都是家庭成员,聚齐了共有22人之多。“我们有兄弟五人,还有一个姐姐。除了女子出嫁,一直没有分家,而是继续在一起过生活。”甘家现在的“家长”,也是五兄弟中的长子甘向东对记者说道。

  甘向东1963年生人,今年51岁。他们五兄弟,加上各自的孩子以及孙辈,还有两个年老的叔叔,一共有22人。现在全家人中,年龄最大的是甘向东的大叔叔甘安生,67岁;年龄最小的,是甘向东的孙女,今年4岁。

  在这个由22名成员组成的家庭中,成员的职业也遍布军人、工人、农民、老师、公务员等各个行业。

  这个家,从甘向东的祖父辈开始就没有再分过,至今已有70多年。“祖父有三个儿子,除了我父亲之外,两个叔叔都有残疾,一个是哑巴,一个有智障,都是终身未婚,现在依然由我们赡养。”甘向东说。这也是这个家一直未分家的起源之一:在甘向东的父母结婚之后,为了照顾两个叔叔,甘家一直合居至今。

  这样一个“超级家庭”要上户口,可为难了蔡店乡派出所的民警们。“目前甘家户主是甘向东,每本户口最多也只能上6个人,而他们全家都不愿意分写到别的户口本上去。”派出所户科登记的工作人员说。

  五兄弟中,除了老大甘向东、老二甘旭东、老五甘武东在家务农外,老三甘建东和老四甘文东两人都在襄阳上班,但家都安在了老家。每个周末,老三、老四都要回家。

  昨日清晨5点,天还没有亮,甘家大嫂刘运香和往常一样,早早地出了门。当天是清明节,甘家的人都要往家回赶,她得忙着去张罗全家的饭菜。

  下午一点左右,甘家的男人们从山上上坟下来,而家里的女人们早已将准备好的饭菜摆到了客厅的长桌上。

  在这样的节日里,甘家人吃个饭要摆长桌子。“大厅里都坐不下。”刘运香说。甘家的厨房位于院子的左前方,与别的家庭碗柜中的小碗小盘不同,走进甘家的厨房,记者发现这里全是大锅大盆。

  甘家的“大锅饭”在当地无人不知,由于没有分家,甘家人至今在一口锅里吃饭。

  记者看到,在甘家的厨房里,炒菜的锅是两个直径近半米的大铁锅。每到周末,一家人如果聚齐了,张党花都要和嫂子刘运香忙活一上午,“就跟办流水席一样”。

  事实上,甘家并非只有一个厨房。在甘家二楼和三楼,也都分别预留了厨房,“现在这些厨房基本上用不上,没有厨具,基本上堆放着杂物。”老二甘旭东说道。

  除了吃“一锅饭”,甘家承包的责任田和林地等,也只有一本产权证。据甘旭东回忆,包产到户时,全家当时还只有13个人,分了6.3亩责任田。如今,包括责任田在内的宅、林地承包证书,甘家还是那一本。

  看着甘家由大哥主持打理,一大家子和和睦睦,羡煞了村里的村民,甚至有村民上门向甘向东取经:我们管教自己的儿子尚且管不住,你是如何让弟弟们都团结一致,兄弟之间心往一处想的?

  甘向东笑而不语。他说,这样的团结并不是刻意而成的,而是兄弟之间自发形成的默契。这样的默契,从甘家去年新建这栋楼房时,即看到了一二。

  由于家庭成员实在太多,原来的老房子无法容纳这么多人。思前想后,甘向东决定在原来的宅基地上新建一栋房子。

  去年3月,这栋楼房破土动工。“当时我们的预算是25万左右,于是兄弟很有默契的每人出了五万。”当房子建成后,算了一算,前前后后一共花了40多万。“这部分超出预算的钱,是我们兄弟几人今天他买门窗,明天我买地板,后天他买房门这样补起来的。”甘向东说,至于兄弟5人具体每人花了多少,他们也不特意去做这笔账。“我和我爱人在家打理,其他兄弟四个在外面上班或者打工的,一周回来一次,看缺什么就补什么了。”甘向东说。

  如今,这栋已经建成的房子只有一个大门,这栋大门的钥匙由全家公管。“我们对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很放心,所以只要一把钥匙就可以了。”老二甘旭东说。甘旭东和老三甘建东两家的卧室在二楼,记者在二楼看到,这里的每一个房门上都有钥匙,但基本上没有上锁,钥匙也没有拔。

  对于家里的开支,甘家虽然没有明确是谁管钱,但一旦家里用钱时,五兄弟会第一时间将钱凑到一起。“平时我们就形成了这样的计划,家里劳作和在外打工,会拿一部分钱放在那里,自己不能动,一旦家里要办事儿需要钱时,就可以马上拿出来。”甘武东说道。几年前家里一个侄辈的婚礼,就是全家的钱筹办的。

  说到甘家,村民们看到他们一大家子人和和气气而羡慕不已,上了年纪的村民知道,甘家的这种家风是有“遗传的”。

  故事得从解放初开始说起。上个世纪50年代,甘向东的母亲雷慧珍嫁到甘家时,甘家还有两个只有9岁和4岁的小叔子,这两个小叔子一个哑巴,一个智障。

  都说长嫂如母,雷慧珍将这两个先天不足的小叔子像抚养自己的儿子一样关心和照顾,直到2006年雷慧珍过世。这件事在当地一直被传为美谈。

  而说到甘家家风的灵魂人物,当数大哥甘向东。“作为长子,他将甘家的家风继承得最好最到位。”甘向东的姐夫蔡厚耀这样说道。

  新大楼建好后,尽管还没有来得及装修,还是毛坯房,但甘向东主动将一楼最好的房间给了两位叔叔住,并给他们配了一部电话和一台电视机。全家唯一的热水器,也是安装在两位叔叔的房间中。

  “除了长辈,他还非常照顾弟弟们。”张党花说。甘向东和刘运香1982年结婚后,就挑起了家里的大梁,弟弟们和后来几个侄辈的婚礼,甘向东都是一手帮忙操办的,“要人出人,要钱出钱”。

  “我们还记得当时大嫂到我们家的时候,还没有通自来水,每天早上大嫂很早就要起床挑水,当时也有十多个人,每天生活用水基本上是她挑。”老二甘旭东说。

  姐夫蔡厚耀说,他很喜欢回到这里,因为有家的感觉。“每年回来时,家里他都收拾打理妥当了,我们不需要操心。”

  让蔡厚耀印象深刻的是,只要是家里的事情,甘向东都会主动揽下。每年过年回去,这个大舅子会自己出钱准备好一大家子的腊鱼腊肉等年货。“他每年这样做真是一笔糊涂账,是在牺牲自己的利益谋求兄弟的团结。”

  而甘向东并不在乎这些“糊涂账”,只要看到这家子其乐融融,家的温馨和幸福写在每个人的脸上,甘向东说,“糊涂点”又何妨。

服务热线
400-152-6591